无法办理这个证 浙江个人海钓证 男孩撞破玻璃门

大哥去世嫂子失联撇下3个孩子 叔叔当爹照顾三年 农振杰家的4个孩子(最小的系农振杰的儿子)   当代生活报记者 王建伟 文 图   核心提示   今年33岁的农振杰,家住广西横县石塘镇芦村,哥哥农振明比他大1岁。2012年6月,正在广东打工的大哥农振明突然猝死,一年后原籍湖南郴州的大嫂失联,至今已经3年毫无音讯,撇下3个年幼的孩子。此后,农振杰只得和爱人放弃打工,双双回到广西老家照顾大哥家的3个孩子,加上自己3岁的儿子,一共要抚养4个孩子。   今年9月新学期开学,家中的4个孩子上小学、幼儿园的相关费用加起来高达5000元,这让农振杰深感压力太大。   叔叔当爹   大哥去世后,他成了侄儿唯一的靠山   9月是秋季新学期开学的日子,横县石塘镇芦村的农振杰夫妇却为家中4个孩子的学杂费犯了难。这4个孩子,有3个是大哥家的孩子,全由农振杰抚养。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要把事情追溯到2012年。当时农振杰和大哥农振明都在广东东莞打工。农振杰的大嫂名叫李积凤,娘家在湖南郴州市农村,与大哥通过打工认识、结婚,先后生下2女1男3个孩子。   2012年6月7日,农振明下了夜班后,独自在街头吃夜宵,突然倒地不省人事,后经抢救无效死亡。随后,农振明所在的工厂在支付了1万元丧葬费后,和他解除了一切关系。   2013年的一天,正在广东打工的农振杰,突然接到大嫂李积凤打来的电话,大意是说自己不堪抚养3个孩子的重担,决定回湖南老家重新生活,孩子就委托给农振杰抚养照料。还没等农振杰回过神,大嫂已经挂掉电话,至于今后孩子抚养费的问题却只字未提。   如今,农振杰夫妇照顾4个孩子已经整整3年,而大嫂从此音讯全无。   状告大嫂   叔叔说此举对孩子成长未必有好处   农振杰夫妇家里的4个孩子分别为9岁的大侄女农思彤、7岁的小侄女农思萌、5岁的小侄子农宇天,以及自己3岁的儿子农宇俊。   农振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尽管如今农村9年义务教育学费已经全免,可两个侄女在读小学,开学后还要分别缴纳500多元的杂费;两个小的读幼儿园,每人每学期1700元,4个孩子一共交了近5000元。“因为受大哥3个孩子拖累,老婆经常和我吵架闹离婚,这日子过得简直一团糟。”   4个孩子的衣服,几乎全是亲戚邻居送的,村里谁家的孩子穿不下的衣服,都会给农振杰送过来。尽管如此,记者在农振杰家看到,大侄女农思彤穿的上衣,几乎露出了肚脐,裤子则明显短了一截。   记者问农振杰,大嫂这样一走了之,拒不承担抚养责任,为什么不通过法院起诉,要求她支付孩子3年来的抚养费?如果构成遗弃罪,甚至公安机关还要追究大嫂的刑事责任。农振杰回答,农村类似情况有很多,就算打赢官司大嫂如果没有钱,又能拿她怎样?若按遗弃罪把人抓起来判刑,对3个孩子的抚养又有什么好处?   民政救助   每个孩子按月发放100元低保   农振杰告诉记者,目前除了大嫂撇下的3个孩子,以及50多岁的母亲黄耀兰,4个人每人每月有100元低保,“这点钱别说供养孩子读书上学,吃饭穿衣都不够。”而农振杰和爱人虽然在邻村帮人养猪,每人每月有2300元的收入,生活依然很困难。   农振杰说,本来大哥的3个孩子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孤儿,如果能办到孤儿证,学校说至少可以减免一半相关费用,可当地民政部门认为,孩子的亲生母亲既没去世,也没丧失劳动能力,无法办理这个证。   9月13日下午,记者来到横县石塘镇政府,采访到该镇民政助理梁爱银。梁爱银在查询资料后告诉记者,农振杰家目前有4口人,正在享受每人每月100元的低保救助。“之前我并不知道农振杰家是这么一个情况,如果属实可以把低保标准调高为低保一档,即每人每月160元。除此之外,民政部门政策允许范围内,暂时也没有适合他家的救助项目。”   梁爱银还表示,农振杰的情况比较特殊,石塘镇民政部门的力量虽然有限,但是可以考虑向横县民政局提交材料,把他家的情况作为特殊个例进行汇报,请求上级部门妥善处理。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