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内早就有声音认为“昂贵的大型舰艇作战能力强 张曙光死缓减无期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海军实力:一舰艇比航母更令美焦虑 辽宁舰上的歼15战斗机   作者 现代国防与安全研究中心 研究员 陈弋泽 2015年5月初,美国国防部发布了2015年度《中国军事与安全发展态势报告》, 这是五角大楼为国会决策提供参考而对中国军事所做的战略分析。 总的来说,五角大楼认为,中国大力推进海军现代化的过程遵循着这样的战略路线图:一是保持有限的战略核反击能力,建设有效的水下战略核威慑体系;二是确保“近海”控制权,在东海、台海、南海等周边海洋区域的领土争端可能引发的冲突中取得胜利;三是实现有限的“远海”投送,保护重要的海上交通线,执行撤侨、反海盗、人道主义援助等多样化军事任务,同时力争在第一岛链以外的“远海”海域排除美军对其“近海”冲突的干预。具体而言,这份报告对中国海军基本情况掌握及能力评估上,有几点较为突出。 第一,强调“300艘”重在要军费。五角大楼每年在中国军力报告中都会更新中国海军舰艇的总体数量。2014年的报告指出:“中国海军力量包括77艘主要水面作战舰艇,60多艘潜艇,55艘中型和大型两栖舰艇,大约85艘导弹巡逻艇。”而2015年报告则沿用美国海军情报局报告的数据,称:“中国海军舰艇数量超过300艘,包括主力水作战舰、潜艇、两栖舰船和巡逻艇,并正在快速更新换代,新舰吨位更大、多用途、装备先进的反舰防空反潜武器和传感器。”这种表达方式的变化,实质上有独特的背景。 今年3月3日,美国国会研究处报告《海军部队结构和造舰计划:背景和国会议题》透露,美国海军舰艇数量规模目标是306艘,要求美国国会拨款支持此目标的实现。中国海军舰船在作战能力上与美国海军尚有相当大的差距,其舰型也不可作类比。而五角大楼在新年度中国军力报告中突出“300艘”这个数字,目的在于突显出美国海军306艘舰船数量规模目标的紧迫性,进一步寻求经费支持。但从过去不点总数,到现在突出总数,也反映美军对中国海军舰艇近些年来在技术先进上取得的跨越式发展的一种肯定。 在美军看来,随着这种发展步伐的进一步推进,300艘舰艇的“含金量”与美国海军的差距会越来越小,这是难以令人接受的。美国国内早就有声音认为“昂贵的大型舰艇作战能力强,但无法取代数量需求”“中国海军聚焦地区需要,美国海军要满足全球战略需求,西太平洋地区海上力量对比很快将发生逆转”。因此,“300艘”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美军的“数量焦虑”。   军力报告对中国常规打击能力的覆盖范围 第二,非常重视潜艇部队。近几年的中国军力报告中的海军部分,都首先阐述中国海军潜艇部队的发展,足见美军对中国水下力量发展的重视。“中国海军高度重视潜艇现代化”是历年报告中潜艇部分的开头语。新版报告指出,中国海军目前拥有4艘弹道导弹核潜艇、5艘攻击型核潜艇和53艘常规潜艇。弹道导弹核潜艇部分为4艘“晋”级(094)战略核潜艇,未来将达到5艘。该级潜艇装备有射程约7400千米的“巨浪2”型潜射弹道导弹,为中国第一种可靠的海基核威慑力量。中国将很可能从2015年开始进行首次弹道导弹核潜艇核威慑巡逻。未来10年中国将发展新一代096型弹道导弹核潜艇。 攻击核潜艇方面,中国拥有“商”级(093)和“汉”级(091)两型潜艇共5艘,其中“商”级潜艇有2艘,未来还将增加4艘。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该报告认为中国在未来10年可能建造095型巡航导弹核潜艇,大幅提升对陆攻击能力。这将意味着中国海军远程投送能力的进一步提升,美军在西太平洋的前沿基地(例如关岛和冲绳)又将面临新的更具威慑力的打击手段。 柴电潜艇方面,中国海军目前拥有12艘“基洛”级潜艇、13艘“宋”级(039)和13艘“元”级(039A)AIP潜艇,并计划建造20艘“元”级潜艇,这些潜艇的作战性能都有大幅的提升,在西太平洋海域的制海权争夺中将是更难对付的敌手。美国有分析人士指出,尽管世界军事早已进入以信息革命为主导、以精确打击为体现的时代,水面、空中的作战形态已远非过去可比,但是对潜艇的探测和打击仍然十分困难。因此,中国海军潜艇发展给美军带来的不仅是战略和战役威慑,更带来了某种程度上的“能力焦虑”。   军力报告对中国中程和洲际弹道导弹覆盖范围的描述 第三,中国航母打击群仍“雏形未现”。中国“辽宁”号航母的入役及后续发展一直是美军的聚焦点。五角大楼在2013、2014和2015版中国军力报告只是持续跟踪“辽宁”号航母的情况,但新版军力报告对“辽宁”号航母做了一个基本定位:“辽宁”号即使完全形成作战能力,也不会有类似于“尼米兹”级舰那样的远程力量投送能力。该舰搭载飞机数量有限,且滑跃起飞,适于执行舰队防空任务。目前该舰主要是培训飞行员、甲板舰员和发展战术,为中国海军使用能力更强的航空母舰做准备。 报指出,中国还有国产航母建造计划,未来15年装备多艘航空母舰。这表明美军对中国发展航空母舰的现状和趋势有更深入的了解,也是其判断中国海军“远海”力量投送能力的基本依据之一。在五角大楼看来,当下中国的舰载航空兵打击力量发展仍然处于初始阶段,与航母配套的防空、反潜力量仍然远未成熟,以航母为核心的战斗群尚且“雏形未现”,中国的航空母舰远远没有进入美国海军的威胁“感知”范围,中国海军要打造真正的航母作战体系作为战略威慑力量巡弋于世界大洋仍然需要很漫长的一段时间。这某种程度也体现了美军的“战略坦然”。 本文发表于《现代舰船》2015年07A,发表与微信公号为节选。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