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中国年】彭博经济学家欧乐鹰:g20不需要“新广场协议”-搜狐财经 美公司接白宫订单 怪鱼流入长沙市场

【G20中国年】彭博经济学家欧乐鹰:G20不需要“新广场协议”-搜狐财经   在全球经济不景气、市场大幅动荡、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大背景下,不乏有声音开始呼吁,各国需要进一步合作,签订“新广场协议”(New Plaza Accord),共同来加强外汇市场干预,促使人民币再度升值、防止美元过度升值。更有观点指出,本月26-27日在上海召开的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G20会议,或将讨论协调全球汇率政策的方式。  对此,彭博经济学家欧乐鹰(Tom Orlik)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时表示,“我不认为当前全球需要‘新广场协议’。其实,当前美元的上行动力已似乎见顶(peak),我也并不认为中国央行希望看到人民币大幅升值或贬值,维稳是当前的核心要义。”  近日也有报道称,中国财长楼继伟本月19日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在回答G20成员是否会达成政府间协议以联合干预外汇市场的提问时指出:  “那不过是媒体的想象。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提议。”  此前,有华尔街机构提出“新广场协议”,理由主要是——随着外汇储备的消耗和持续资本外流,人民币贬值可能会导致美元暴涨,从而对美国和全球其他经济体造成损害,因此G20会议需要进行汇率协调,例如促使人民币重新升值、美元贬值。  1985年9月22日,美、日、德、法、英的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赤字问题的协议,史称“广场协议”(Plaza Accord)。  具体而言,欧乐鹰认为,有四大理由可以佐证“新广场协议”是无稽之谈。  首先,在“811人民币汇改”以及中国央行在去年12月引入新的人民币汇率指数后,人民币已经出现贬值,“纠偏”基本完成。  当前,中国央行可能并不希望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或贬值。  第二,“广场协议”当年之所以能够达成,因为全球利益基本一致。然而,当前日本和欧洲央行希望日元和欧元走贬,但这意味着美元和人民币需要更强。“很显然,美国并不希望再看到更强势的美元,中国希望的是人民币稳定但并非大幅升值。  因此,当利益不一致时,很难达成共识。”欧乐鹰告诉记者。  当年,强美元导致美国经常收支出现逆差,这滋长了保护主义势头,若不予以控制,则有可能引发相互采取破坏性报复行为,进而危害世界经济,因此美日德法英五国政府就“广场协议” 达成一致,联合干预汇市。  更为关键的是,该协议诞生的背景是上世纪80年代,当时全球外汇市场体量较小,因此各国央行联合干预的可行性和效果更为突出,但当前干预的效果可能会被汇市的庞大体量所稀释。  最后一点往往最易被忽略——欧乐鹰称,尽管现在全球市场波动不断,但实体经济并未大幅放缓,只是缺乏增长,美国、中国和欧洲的失业率都有所下行,因此该协议的必要性也不大。  的确,今年1月美国失业率进一步由5%降至4.9%,为2008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似乎就业并不成问题。  “如果全球没有重大的冲击出现,且各国能够积极采取措施推动结构改革,预计2016年全球增速为3.4%,好于2015年,2017年也将进一步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也指出。  其实,各界眼下如此聚焦汇率问题,仍主要是因为在多年QE政策的刺激下已对最为关键的结构性改革产生了极大惰性,因此仍希望通过调节汇率乃至“竞争性贬值”来寻求解决经济问题的“速效药”。  “当前汇率协调机制可以讨论,这体现了全球政策协调的必要性,但其实全球的根本问题是‘长期滞胀’(secular stagnation),”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董事谢亚轩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当前各国都应该以结构调整为上,财政政策次之,货币政策为辅,过度聚焦汇率无疑是避重就轻。  作者:周艾琳来源一财网)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