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露锋芒 吴越扮演小三被骂 韩国部署剩余萨德

闫龙飞称越野跑能亲近自然 跑步收获自由快乐 跑神闫龙飞称越野跑能亲近自然,跑步收获自由快乐。   在业余跑圈里,闫龙飞是个响当当的名字。曾经在专业队跑马拉松籍籍无名的他,没想到能在越野赛中跑出一片新天地。2015年1月,闫龙飞在香港的VibramHK100越野赛中夺得冠军,并打破纪录,一时间成为国际越野跑中的新星。   身材不高,很精干,一身运动装给闫龙飞平添了一份灵气。与他的一番交流,记者最大的感触是:如果不能自由快乐地奔跑,那跑步的意义在哪里?   给女队员们当“陪练”   奔跑,人类的本能。特别是男孩子,活泼好动。闫龙飞小时候并没有显示出跑步的天赋,只是相比坐在课堂,他更喜欢去户外跑步。在河北保定读初中时,闫龙飞是校田径队的队员。“经常参加校运会、县运会,虽然没有拿过冠军,但被市体校教练看中,问我愿不愿去?去呗!”   懵懵懂懂,2003年闫龙飞进了保定市体育运动学校,专项练习5000米和10000米中长跑。“田径队以女生为主,男生基本上是陪练。当时我连女生也跑不过,就跟着她们一起跑。”专业队的训练日复一日,对闫龙飞来说,唯一的目标就是出成绩,但谈何容易。   2006年,教练应聘成为河北省体育学院女子田径队教练,把闫龙飞也带去了。那年闫龙飞19岁,开始专项练习马拉松。“我不是正式队员,就算是集训队员吧,继续当陪练。一开始跑不了全马,只能跑半程。”   从量变到质变。2008年,闫龙飞在队内测试赛时5000米跑了第一,初露锋芒。先后夺得河北省运会1万米冠军、全国马拉松锦标赛冠军,闫龙飞在跑步上突然开了窍。2009年山东全运会,闫龙飞马拉松跑了2小时17分,拿到第7名。此后,伦敦奥运会、北马、厦马、上马……他的成绩谈不上斐然,但保持着较高的竞技状态。“练马拉松最顶峰的时候是2011年,那年北马跑了2小时15分。”   造化弄人。2013年,当闫龙飞踌躇满志想在辽宁全运会一飞冲天时,却事与愿违。“太想出成绩,觉得日常的训练量不够,于是晚上就自己加练。太认真了,忽视了科学性,练核心力量过度,腰椎间盘突出发作了。带伤出战,比赛跑了20公里后,腰痛得实在无法坚持,只能弃赛。那个打击挺大的……”正是这次意外,让闫龙飞萌生退意。“自己都26岁了,是该考虑退役的事。在专业队练了十年,也是时候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从为女队员陪练,到跑出自己的节奏,闫龙飞一路走得很艰辛。专业运动员都要面临退役转型,只是突然来临时,难免手足无措。   开启越野跑新世界   2013年底,退役后没了方向的闫龙飞来到南昌,跟之前的队友联系上。“队友提前退役,在大学期间玩起了越野跑。他带我去山里跑步,当时第一次知道越野跑,跑起来比马拉松轻松。回想起来,我觉得专业队的训练比这个苦得多。越野跑很有挑战性,更自由,乐趣也更多。”就像孩子发现心爱的玩具,闫龙飞一接触到越野跑就爱不释手。他立马买了服装、专业手表、登山杖等一万多元的越野装备,在南昌暂时住了下来。   马拉松专业选手参加越野赛,那应该吃“小菜”一样吧?起初,闫龙飞也是这么想,结果第一次参赛就吃了苦头。2014年3月,闫龙飞交了800元报名费,第一次参加杭州100公里越野赛。“赛前就受伤,因为越野跑技术不一样,有点疲劳,跟腱炎又犯了,跑了20公里就退赛了。那次退赛对我有些打击:业余跑者都能完成100公里,我这个专业退役的却早早退赛。我心里不服,觉得自己没这么逊。”   退赛当天,闫龙飞连夜上网查找越野跑的相关知识。“不过,说句心里话,那个时候我确实连什么是越野跑都不知道。”无意中,他看到户外运动品牌Salomon官方微博上关于第一届精英训练营招募的内容。“我特别兴奋,就按照上面所提示的几个城市训练营选拔赛的报名链接,分别报了3座城市的选拔赛。武汉选拔赛是最快回复我的城市。于是我当天就买了去武汉的车票。当时满脑子就一个想法:我一定要搞清楚这项运动。”   在奔跑中不断成长   越野跑能最大程度地与大自然亲近。闫龙飞告诉记者,“那种感受非常奇妙。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时在黑暗中一个人奔跑,只有头灯的那一束光。你的听觉、嗅觉、味觉功能也在被强化,听到鸟或一些小动物的叫声,经过小溪,听到水声,也能闻到水的气味。”瑞士马特洪峰45公里的天空跑,是他跑过风景最漂亮的比赛,意大利KIMA50公里是他跑过最难的赛事,“海拔比较高,三四千米。地形也很复杂,大石头地貌,在石头上蹦来蹦去,有的地方积雪二三十米,有的地方都是薄冰。山上有雾有雪,只能往前不能往后。”   继马拉松热之后,跑友们开始热衷越野跑。对此闫龙飞建议,提前对比赛种类充分认识,可以先选择短距离入门。虽说算是有经验的越野跑者,闫龙飞在今年1月的香港VibramHK100越野赛还是马失前蹄,与卫冕冠军失之交臂。“赛前就预报低温,没想到那么冷,有7级大风。到第5个cp(补给计时站)换装时,把衣服忘在旧包里。冻得受不了,只能忍着,离终点还有四五公里时,已经冻到眼睛迷糊,后来被对手超了。到终点晃晃悠悠,披着毛毯睡了一个多小时才缓过来。这次算是一个教训,好在还是破了我自己的纪录。”   3月,闫龙飞又将准备出发西班牙比赛。越野跑的地方越来越多,世界在他眼中越来越小。“离开专业队后,我才真正踏入社会。通过越野跑的成长,包括在社会上的生存能力、与陌生人的交往能力、对事物的认知能力等多方面。精英训练营是个特别酷的地方,结交世界各地的越野跑爱好者,大家一起相处。现在就是感觉自己的英语会话能力太差,出国比赛完全派不上用场,还得加把劲。”   目前,闫龙飞就职于上海一家赛事策划公司。“我主要做赛事路线设计,专业对口。”生活健康、自律,有喜欢的越野跑,还有感兴趣的工作,闫龙飞非常满足现在的状态。“很高兴我找到了自己一直想大家不要叫我大神,喜欢跑步的见面都可以聊聊,平时我也会跟几个跑友一起训练。相关的主题文章: